主页 > 人科玩家 >士乃社区再造计划(上篇):地理优越发展缓慢 社区再士乃待重生 >

士乃社区再造计划(上篇):地理优越发展缓慢 社区再士乃待重生

士乃社区再造计划(上篇):地理优越发展缓慢 社区再士乃待重生

艳阳高照的午后,士乃大街上熙来攘往的车流,掩饰不住一旁士乃新村的孤寂。

她孤零零沉浸在叫人不耐烦的灼热中,格外显得乏力与疲惫,大街两旁斑驳漆黄的陈旧店屋,是岁月流逝时在她脸庞不经意刻下的皱纹,她似乎与眼前频密车流无关。

驾驶者经过,偶尔用眼角瞟望这一瞬间,仅记得到她被唤作士乃新村。这座曾是柔南物资集散中心的社区,何时没了生气、缺乏活力?

无限发展潜能可成亲善社区

士乃坐拥优越地理位置,是一个联络四方八面的交通重镇,士乃新村更处在该地区中心点,然而士乃新村近十年来的社区面貌反映出,这个社区还没面对严重老化问题,村内住有大批年轻人,可是整个社区少了活力,有关发展脚步似乎受限,并不因良好地理位置的特质而继续迈步向前。

当前,士乃新村大批年轻人长时间都在外地工作或发展,仅在每日晚间与假日时刻才返回住家,对社区参与度不高。附近工业园区的设立,吸引庞大外劳人口进入,成为维持社区商业活动的其中一股重要力量。

平常时候,在士乃新村地区活动的人士,大多数是老人、小孩。

拥交通枢纽条件

对于这个处在半城乡地区的士乃新村,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有自己的发展理念。她认为,从其他视角来探讨,士乃新村还拥有无限的发展潜能,成为一个更贴近居民、和谐亲善的永续性发展社区。

先人移民开发城市,总有一套妙计,那就是会选择具作为交通枢纽条件的地方作为立足之处,即使时代如何往前移动,有关优势是不会如此失去,反而后期发展的瓶颈,是因人们失去对相关地方的记忆、忽略了周边的人文宝藏。

居民欢迎再造计划

本着对故乡社区的回馈,黄书琪在去年倡议通过社区再造计划,重新赋予一个老社区新活力与生命力,改善社区生活环境空间之际,也提高居民生活品质。

经她多番奔走,由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建筑系2名讲师与一批为数19人的相关科系大三生给予上述社区发展理念的认同与支持,并已在2月中旬开始付诸行动,进行社区再造计划初阶段。

此举获当地居民领袖的欢迎。上述建筑系讲师分别为林永隆、康林富;参与计划的这批建筑系大三生。

结合来自学术界的专业知识应用,以及居民对周边环境的期盼,士乃新村社区再造计划令人期待,这是民间凝聚自己的力量为社区发展而努力的故事。

黄书琪:老建筑物启发构想 丰富人文底蕴待发掘

黄书琪透露,士乃新村的老建筑物启发她有关计划的想法,虽然士乃开埠史不长,其实当地留下丰富人文底蕴,有待被挖掘发挥有关特质,利惠当地社区发展。

她认为,现今高速发展与工业化过程中,许多珍贵事物被忽略,包括地方居民的心声、地方在地文化与人文价值、传统民情面貌等。

她指出,士乃新村的江夏堂、黄德茂同乐戏院是有关社区极具历史价值与人文价值的建筑物,还有当地现存的新村传统饮食文化、手工传统家庭行业,以及过去至今社区发展关于不少人、事、物的集体记忆,都可视为社区再造的珍贵材料。

她说,通过社区再造,不仅凝聚社区的时空、建设更符合人性的居住环境,间中也提高居民对社区规划发展的参与度。

她表示,本身希望通过社区再造计划,未雨绸缪,为士乃新村未来准备一份符合居民意愿、具前瞻性与专业性的发展规划备案。

她指出,国内新村向来面临地契问题,居民持有的是非永久地契,一旦政府推动发展,总是“由上而下”,居民总是处于被动的弱势位置。

林永隆: 经社区再造 可赋予老社区新生命

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建筑系讲师林永隆透露,社区再造对于大马国内来说还很陌生,其实受日本的影响并从该国所学习到,台湾早在20年前就推动有关地方社区发展规划工作。

他指出,城市化普遍上是社区老化的主因,这是随着年轻人口外移,令有关社区萎缩,进而社会缺乏资源,有关过程恶性循环结果,加上政府没挖掘有关地方特点加以发挥。

提升居民生活品质

他表示,经社区的再造,可以赋予老社区新生命,改善社区空间使用,加强居民生活空间以及提升居民的生活品质。

他说,一个社区能提升人文价值、地方特质,自然能够吸引人潮,在社区再造工作上,旅游元素都是放在最后位置,因为一个社区旅游色彩太重,反而影响原本居民的生活,令居民搬走。

他表示,社区再造过程中,重要的一环是居民的高度参与,从而达到“由下而上”,即居民的声音与意见在发展过程中受到关注,才能建立一个符合居民意愿的社区。

他说,我国地方政府与地方居民严重缺乏沟通,这其实对社区发展相当不利。

再造计划提供学习平台

林永隆也欣慰本身能够带领一批学生参与这项社区再造计划,该机会提供这批学生一个学习平台,在实践本身所学知识的同时,让学生学习如何把居民的心声融入作品,往后有助于他们在事业上发展,明白社区规划与民意并重的可贵。

此外,林永隆指出,社区再造是一项繁琐、分工细致、严谨的工作,主要划分成4个步骤,细节包括研究、与居民交流、公布初步调查结果、与居民讨论、修正调查结果、分析调查结果、提出建设性专业意见、锁定发展概念、拟定指南、拟定发展大蓝图等等。

士乃新村占重地利优势

他说,最终负责团队会编写一份专业的报告,内容涉及有关社区各个层面,包括交通规划、建筑物修复、地方基设、公共空间规划等,以及对社区发展的实用性意见。

询及对士乃新村的个人初步意见,林永隆指出,该社区占有重要地理位置优势,发展潜能很好,当地拥有地标性建筑物如江夏堂、黄德茂同乐戏院,这是当地的具有发展潜力的其中一部分。

他点出,士乃新村大部分屋子曾被改造,面貌上缺乏一致性,该社区也缺乏绿化、人车争道、基建不好,这些都是可以改善,而当地街景、店屋可以整理后变得拥有舒适环境空间。

林永隆指出,士乃大街的人行天桥其实破坏整体街景,对于行动不便者、年长人士也不太方便。他建议,该人行天桥可以改为地下人行道,相关费用不贵。

制定改进方案 带动社会进步

社区再造,这要追溯至20世纪60年代由联合国发起的社区发展运动,旨在促进各国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。

据联合国1960年出版的《社区和有关服务》一书所指出,该运动倡导社区公民的主动参与精神,敦促政府制定各种目标不同的社区改进方案,提供技术和其他各种服务,旨在促进社区参与与社会发展。

社区是公共治理最小单位,也是草根民主之源。

社区在和谐社会的构建中作为社会的基础,承担重要职能。

据了解,台湾社区再造运动标榜“由下而上”、“民众参与”、“凝聚社区意识”、“发掘地方文化特色”等理念。

有关工作包括社区环境再造、社区经济营造、社区文化营造、社区医疗营造、社区教育营造、社区治安营造和社区服务流程再造等方面。

台湾社区再造特别重视社区居民对于社区再造的创造性设计,以及参与社区再造的方式,还有社区凝聚力和竞争力的形成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