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acyyc"><center id="acyyc"></center></bdo>
  • 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   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    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    拂曉新聞網  > 汴水流韻  > 正文

    冬日一碗湯

    2022-11-22 17:08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    寒夜難眠,擁被夜讀,當讀到王建的“三日入廚下,洗手做羮湯”詩句時,腦海中不免浮現出一幅畫面:素手纖纖的新嫁娘正照看著紅泥小火爐上的釜,熱氣氤氳,一縷兩縷,把新嫁娘的粉面溫潤得更加羞紅。

    李漁在《閑情偶寄》中說:“寧可食無饌,不可飯無湯。有湯下飯,即小菜不設,亦可使哺啜如流;無湯下飯,即美味盈前,亦有時食不下咽?!笨梢姕谌藗兊娘嬍持姓加胁豢苫蛉钡闹匾?。

    北方人注重制湯,故有“戲子的腔,廚子的湯”之說,魯菜有“奶湯”“清湯”之分,洛陽專門有湯湯水水的“水席”。南方人對湯,更為關注,粵菜有“煲湯”和“燉湯”之別,粵菜系中的潮州菜有大量的湯菜,如“精燉鰻”以鰻及排骨、冬菇等配料蒸燉而成。還有江蘇的大煮干絲、浙江的大湯黃魚、福建的雞湯汆西施舌……無一不是可圈可點的靚湯。

    在南方工作時,經常去一家小店。店主是位老人,做湯極為講究和精細,五谷雜糧、中藥海鮮均可入湯,一鍋湯煲上五六個小時是常有的事,及至湯成,原料的濃香都滲進湯里了。我常常點上一碗熱湯,慢慢喝完,才開始吃飯。去過幾次,熟了,有時不用我開口,老人便給我端上一碗湯。有時去得很晚,但不論多晚,老人都要給我留一碗湯,坐在我身邊,看我喝下。

    記得曾經讀過臺灣女作家簡媜的一篇文章,其中的一段話讓我感悟頗深。祖母曾對她說:“要記得,在湯里放鹽,愛里放責任?!卑褱c愛相提并論,看起來有些小題大做,可恰恰體現了作者的用意。做一碗湯,有時候并不需要復雜的調料,只需放一點鹽,就能調出可口的味道。這就如生活,刪繁就簡、返璞歸真才是真諦。

    湯的味道特別紛雜,酸甜苦辣咸,無論王侯將相還是平頭百姓,總有一碗適合你。慈禧喜歡喝“雞濃鴨舌湯”,德齡公主在其《瀛臺泣血記》一書中這樣寫道:“老佛爺一生似乎與鴨舌湯結下了不解之緣……”乾隆下江南途經徐州喝了一碗雉羹,只覺湯汁醇厚,鮮美得勝過宮廷御膳,當即將其封為“天下第一羹”。如今,徐州和雉羹早已天下聞名食客如云。左宗棠愛喝莼菜湯;孫中山愛喝以金針菜、黑木耳、豆腐、豆芽合成的“四物湯”;流沙河愛喝他獨創的“芝麻玉米面湯”。

    湯,可儉可奢,解寒去饑,暖老溫貧。早年去陜西鄉村出差,見大多數村民蹲在自家門口,捧著比腦袋還大的海老碗,唏唏溜溜、有滋有味地埋頭喝湯。雖然看不到村民的臉,但從聲音里卻能感受到村民喝湯時的幸福和滿足。

    數九隆冬,寒風凜冽,爐子生起,湯沸火紅,香氣飄散,靜靜地駐守一旁,等待湯煨好的那盤閑適和溫暖,最是美好。

    一碗湯煨好,端著碗的手,可以感覺到湯汁的緩緩晃動,可以從沾在碗邊的微小水珠知道騰騰上升的熱氣,并且可以從熱氣帶來的氣味中,預感到將要吸入口中的模模糊糊的美味佳肴。未等喝,一份暖意便氤氳而起,讓你的心安之若素。

    忽然覺得日子就像一碗湯,在歲月的煨熬中,綿延出無限的閑適和溫暖、滿足與幸福。日子,也就在清水中開了花。

    楊金坤

   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    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    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    69XXXXXXXXX日本
  • <bdo id="acyyc"><center id="acyyc"></center></bdo>